凯源的旋律

如果没有王源,这个世界就欠王俊凯太多!

黑暗无边,与你并肩!

谁敢吃兔子

谁敢吃兔子
战神太子凯vs魔界王子源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   “王源,你个兔崽子,你给我滚过来!”魔界至尊魔皇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追着前面那只无法无天的兔子。
   “略略略,父皇,我先走一步啦!”被追着跑的小白兔朝后吐了吐舌头,扭扭屁股,在魔皇追到他的前一刻跑掉了。
    王源,魔界魔皇与魔后最小的儿子,身份尊贵,修为高深,打遍地魔界无敌手,然而奈何这个聪慧强大的小皇子,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烦恼——无法化形。
    魔界皇族一般生来便能够化形,原形是什么是随父母双方血脉力量更为强大的一方,魔皇一族向来遗传着最强的魔龙一族血脉,子嗣向来都是魔龙,只有在王源身上发生了异变,不止原形随着魔后的雪兔一族,更是在生下来的万年来都无法化形,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身边的伙伴就算是资质最蠢的也已经化形拥有人身,惟有王源万年来仍然维持着小奶兔的模样。
索性就算无法化形,王源仍然活得自在,简直是无法无天,今天跑到魔界凤凰一族去啃了千年开花,万年结果的火凤凰果,明天可以去吃蓬莱岛种了万年的人参果。
奈何王源是属于偷吃不摸嘴的类型,累的魔皇天天为他擦屁股,天天不是被这个哭着讨债表示被那个兴师问罪。
   “这个兔崽子!”魔皇表示非常心累,就算他是魔界万年来最强的皇者,也架不住天天被人追着哭诉。
王源再怎么厉害,也只是只修炼了千年的兔子,最终他还是被魔皇提着兔耳,丢进了与外界相通的魔泉中。
   “小兔崽子,这次还没化形,你就不用回来了。”魔皇拍拍手,一脸嘚瑟。

    “哎约喂!痛死我了!”王源整只兔子从天上摔下来,啃了一嘴的草,他艰难的爬起来,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整只兔子的懵逼了。
    这里周围灵气浓郁,空气中散发着一种熟悉的香甜的气息。王源睁着圆溜溜的葡萄眼,眼睛都发直了,他看到了什么?胡萝卜啊!前面这一片土地上,错落有致的长着一颗颗红彤彤的,晶莹剔透的胡萝卜,那股浓郁香甜的气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。唉呀妈呀!王源从没见过这么漂亮这么香的萝卜,肚子的馋虫都被勾起来了,他此刻已经忘记了对无良父皇把他随便丢出来的怨念,整只兔子扑向萝卜地,放开肚皮啃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    王俊凯再一次忍受了天帝没有营养的唠叨,撇撇嘴不理身后天帝的叫唤,径自走出凌霄殿。想着去药园去采一些蔬菜,亲自下厨做些小菜满足一下口腹之欲。
话说这药园原是太上老君种植药草的地方,奈何王俊凯嫌弃天宫食神做的饭菜太难吃了,终于不堪忍受,在研究了下如何种植蔬果,便从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太上老君手下抢走了这个药园,理由便是只有好的地方才能种出好的蔬菜。可怜灵气浓郁土质上好的药园种了蔬菜,而那些珍稀的灵药只能去往别处艰难求生。
王俊凯琢磨着挺久没吃萝卜了,今日弄些萝卜吃,等他到了萝卜地,赫然发现他心心念念的可爱的萝卜都没有了,只有一片被啃的乱七八糟的萝卜地,连一个完好的萝卜都找不到,旁边只有一个撑着了在旁边消食的肥兔子。
王俊凯那个气啊!自他出生以来从没有谁敢下个他的面子,年纪尚幼时,他是天界太子,身份尊贵异常,没人敢惹她,等到成年了,他为天界第一战神,没人打得过他,更不会有人嫌命长去找虐。今天竟然被一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肥兔子吃光了整个萝卜地!
王俊凯眯着眼,瞧着尚不知危险降临的肥兔子。
嗯,虽然小了点,不过看起来挺肥的,今天就吃炖兔子吧!
王源把整个萝卜地的萝卜都啃了一遍,正摸着肚子消食,猛然被人提着捏着兔耳提起来,愣了一下,除了他那个无良父皇,谁还敢那么对他?还没反应过来,耳边响起一股低沉的危险的声音。
   “哟,你这只兔子还是挺有分量的嘛,正好,今晚就吃炖兔肉好了”
王源该来不及感叹这声音真好听的,就听到声音的主人要炖了自己,什么,哪个人胆大包天敢炖了兔大爷我?顿时挣扎了起来。
   “什么人,谁敢炖兔大爷我?给我放开”王俊凯使出了浑身解数,仍然没逃出王俊凯的手掌心,顿时有些生无可恋,想他王源在魔界横行霸道这么多年,今天居然被人捏着耳朵要做炖肉,被传出去他王源还要混吗?
王俊凯感叹了下是哪里跑来的肥兔子法力这么高?要不是遇见自己没准真被逃了,暗自禁锢住王源的法力。
    “放开你?你啃完我所有的萝卜,还把这里弄成这样,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?”
从来就是吃了就跑的没想到真的遇到报应了,发现自己的法力被封了,恨不得咬死眼前的人,但兔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兔子能屈能伸!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的太饿了,你先放了我,我回去还给你更多萝卜。”王源睁着圆溜溜的葡萄眼,眼泪汪汪的瞧着王俊凯。
“呵呵,你就跟我回去等着做炖兔子吧!”王俊凯扯着嘴角,冷笑,提着兔子回凌羽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    “放我下来,你个无知小辈,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快放了你兔大爷我,不然你会后悔的!……”
王俊凯一路冷着脸,忍着耳边这只肥兔子的叽叽喳喳,到凌羽宫的膳房时将王源放了下来。
“肥兔子,你觉得兔肉怎么做更好吃?是红烧还是清蒸?”
王源抖着身子,瞅着膳房中一应俱全的厨具,终于意识到自己真的要被吃了,吓得眼泪飚了出来。
“不要吃我,我真的不好吃”
“没关系,我的厨艺不错,再难吃的材料也能弄得勉强下口”
“我全身上下都没有肉,都是骨头,吃了会硌牙的。”
“我不嫌弃,骨头最香了。”
“我我我……我很多年没洗过澡了,我又臭又脏……呜呜呜……”王源吓得炸开了毛,毛脸上掉下一串串的泪珠。
“那倒是挺难下口的。”王俊凯摸着下巴,瞧着方才还叫嚣着的肥兔子现在吓得抖抖索索的模样,忍笑将王源抱了起来,冷着脸,“我可以不吃你,但你要听我的话,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不然我就不考虑你有几天没洗澡了,放在天池上泡泡,再脏也可以泡干净了。”
“什么?那我不就成了你的奴才了?兔可杀不可辱,我宁死不做奴才!”王源不知死活的炸毛。
“嗯!”王俊凯瞪眼,王源一下子怂了,“好嘛,你叫我往东我不会往西,你叫我吃萝卜我不会啃白菜。”王源委屈的缩着头。
“噗嗤!”王俊凯笑着摸摸他的兔头“笨兔子!”
你才笨!王源呲牙!

“笨兔子,你磨的墨这么粗?再偷懒我就吃了你!”王俊凯手上拿着仙笔,冷着脸道。
哼!王源敢怒不敢言,有法力不用非要兔子磨墨,什么毛病?要是他的法力恢复了,他一定要他磨墨磨一百年!显然源小兔忘了是谁封了他的法力。
王俊凯虽然法力高强,是天界战神,但同时也是天界的太子,也要处理一大堆的政务,他平时也一丝不苟的完成任务,习惯了高强度的工作,没意识到王源真的磨了很久的墨。
“啊啊啊!不干了,累死我了,你就算要吃了我,我也不干了!”再又磨了一个时辰的墨,王源终于忍受不住撂担子不干了,王源在魔界向来无法无天,就算他是魔界小皇子,但他身为一个千年不化形的小奶兔,头上又有能干的皇姐顶着,从没干过什么活,今天被王俊凯威胁磨墨磨了这么久,兔子都要炸毛了。
“真的很累?”王俊凯平时一干活就停不下来,直到弄完为止,这下好像也意识到王源的辛苦,看着本来毛绒绒的小兔子摊在书案上,身上的肉似乎也少了一点,心下也有些不忍。
“你说呢?不止累,还很饿!”王源瞪他。
“好吧!你休息会儿,一会儿我弄着东西给你吃。”王俊凯温柔的抱起兔子,将他放在自己的腿上,揉了揉他的兔毛,变出一条纯白的小被子盖在兔子身上。“睡吧!”
算你有良心!王源内心嘀咕着,窝在凌君羽腿上,竟觉得意外的温暖,渐渐的困意袭来,沉沉睡了过去。
王俊凯低头看了看熟睡的肥兔子,无奈的笑笑,又再次投入政务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“好好吃!”王源伸着毛脸,一脸幸福的啃着王俊凯做的食物,只是几个蔬菜,竟然会这么好吃,比魔界大厨做的美味百倍,对于一个爱吃的兔子,真是太幸福了!王源眯着眼,乐滋滋的享受着美食。
王俊凯也只是看着王源吃,自己并没有动筷。看着这只肥兔子吃,竟然觉得好像吃饱了。
“喂!笨兔子,你究竟是哪里的兔子?怎么会跑到天界来,还啃了我的胡萝卜?”王俊凯问道。
王源突然被问到,兔身一顿,想了想,王俊凯是天界的太子,肯定不能说自己是魔界的,不然他因为这个又要吃了他怎么办?慢慢咀嚼着嘴里的食物,抬眼看了看,王俊凯嘴角噙着笑意,似是耐心的等着他回答。貌似说谎也不太好吧?葡萄眼滴溜溜转了转,咽了咽嘴里的食物。
“我爹嫌我修炼万年都无法化形,所以赶我出来,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了这里。”
“万年都无法化形?”王俊凯惊了一下,无视王源故意装出的伤心欲绝的样子,笑着揉他的毛,“果然是笨兔子!”
“呸!你才笨!谁让你揉我的毛,都揉乱了!”王源以为他在嘲笑自己,怒的炸了毛,扭开了他的手,愤愤的继续吃东西。
王俊凯嘴角弧度变小,强制抱起生闷气的肥兔子,道:“好了,明日带你去老君处问问,看你究竟出了什么问题。好不好?”
王源抬眼看着王俊凯,竟发现王俊凯的相貌是一等一的好,是他见过的最美的人,一双天生多情的桃花眼,精致俊美的面容,天生泛白的薄唇,王源藏在毛里的脸竟变得又红又烫,怕被发现忙钻进了王俊凯的怀里。

   “老君,这只笨兔子究竟怎么回事?为何万年仍无法化形,而且他的修为不低,法力也非常高强?”王俊凯将王源抱在怀里,担忧的问,当然王源也非常在乎自己无法化形这一心病,滴溜溜的葡萄眼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仙风道骨的老人。
“太子殿下,此兔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,至于无法化形,乃是天意所至,不必担忧。”老君抚了抚胡子,答道。
“什么意思?”王俊凯皱眉,问道。
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老君一笑,便不再言语。
无奈王俊凯如何威逼利诱,老君都不肯再多说一句,直到放出老君一直都垂涎的药园中的蔬菜酿成的酒,老君才勉强透露一句,别的再不肯说。
“殿下只需知道,一切都是宿命而已,是缘是劫,端看个人体会。”
“王俊凯,这个臭老头明显是在坑你,说了半天都没有一句准话,你干嘛要给他酒?”王源瞪着老君手里的酒,眼都绿了,好香,好想喝!
“欸!你这只蠢兔子,老道我从不打妄语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想喝酒,没门,送客!”老君一脸护食的样子抱紧酒葫芦,怒气冲冲的回呛。
“你说了半天都没说明白我的问题,凭什么给你喝?”王源怒瞪,从王俊凯怀中跳出来,想抢过酒葫芦,无奈他现在只是一只被封住法力的小奶兔,根本抢不过天界德高望重的太上老君。最后被扔进王俊凯怀里一起被赶走。当然走之前王俊凯还是狠狠教训了一番老君,尽管这兔子蠢,那也是只有他能欺负的蠢兔子。
从老君处出来后,王源一直都闷闷不乐,绷着个兔脸,一句话也不说,王俊凯无奈的揉了揉兔头,“别不开心了。”
“哼,我也想喝你的蔬菜酿,还有你药园里的萝卜,你都给那个臭老头不给我!”王源怨念的看着他。
“好,都给你吃,小馋兔!”王俊凯揉毛,不理王源的拒绝的叫唤,带他去药园。
王源翻了翻白眼,想到药园的美食,心道,算了,你兔大爷大度,不和你计较!
一人一兔走后,老君顶着一张猪头脸品着手里好不容易得来的蔬菜酿,眯着眼。
“是缘,何尝不是劫数呢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王俊凯又在干活,见王源闲得无聊,便让王源自己出来玩。王源迈着他的小短腿,蹦蹦跳跳的随便乱逛,在天界这么多天,王俊凯一直惯着他,让他在天界几乎横着走,都把天宫逛遍了。
今天去哪里找吃的呢?天后种的桃子好像不错,王源滴溜溜的转着葡萄眼,欢快的向南跑去。
“咦?这是哪里?”王源抬着头,看着面前高耸入云的宫殿,不受控制的向前迈去,紧闭的大门突然自动打开,王源惊奇的迈腿进去,看见里面一颗流光溢彩的,散发着蓝光的珠子滴溜溜的旋转,一股灵气牵引进王源体内,令王源觉得灵魂都有种舒适充实的感觉,待想仔细一看,那颗珠子一震,突然发出了一股冲天蓝光,王源被那股光芒刺得双目生疼,连忙闭上双目,待的那股疼痛褪去,赶紧撒丫子跑出去,离开了这个奇怪的鬼地方。王源的后腿刚离开大门区域,那扇大门又自动关闭了。
王源惊魂未定地跑回凌羽宫,却发现王俊凯趴在了书案上,王源以为他睡着了,正想捉弄一下他,敏锐的跳上书案,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冲鼻而来,王源一惊,看见书案上的东西染上了点点红梅,轻巧的绕过去,看到王俊凯的嘴角也残留着血迹,王源的心揪了起来。连忙跳到王俊凯的身上,毛爪推着他。
“王俊凯,你醒醒,你怎么了?”王源慌得眼泪都掉了下来,可怜兮兮的唤着这个喜欢欺负他又宠着的人,伸出舌头舔了舔王俊凯嘴角的血迹,“王俊凯,你醒醒!王俊凯!”
王源不知道该怎么唤醒他,他的法力虽然被王俊凯恢复了,但他也不会看病,王源头一次那么讨厌这个没用的自己。对了,老君!老君可以看病!

“老君,王俊凯他怎么样了?”王源焦急地问道。
“没事,放心吧,殿下一会儿就会醒。”老君正色回道。复又看了看在床上躺着的脸色苍白的人,再转头看着焦急地盯着他的兔子,不动声色的叹了叹气,劫数,总是应运而来。
老君离开后,王源蹲在王俊凯身上,一动不动的瞅着王俊凯苍白的脸,心一直揪着,有股钝钝的痛,将毛脸贴在王俊凯的脸上,默默地蹭了蹭。一股睡意袭来,体内传来焦灼感,越来越难受,让他沉沉的睡过去。
王俊凯睁开眼,就注意到旁边睡着的笨兔子,嘴角掀起温柔的笑意,抱起毛兔子,想将他塞进被窝,却发现手上像提着一个火炉,心下一惊,便见手上的毛团突然发出一股刺目的白光,王俊凯睁开眼,手上的毛团不见了,怀里搂着一个格外清秀的少年。

“啊啊啊!你兔大爷,啊不,你源大爷终于化形了,我终于有人身啦!”凌羽宫,某个少年一大早便在大吼大叫,扰乱周边仙境,扰神清梦,当然在太子殿下的威严下,众神敢怒不敢言,愤愤的盖上锦被,堵住耳朵,继续美梦。
“王源儿,你个笨兔子,乱叫什么呢?”话语虽嫌弃,但语调却温柔而宠溺。
“王俊凯,我终于化形了,太棒了!”王源冲进王俊凯的怀里,仍然是激动的不能自已,没等王俊凯宠溺的揉他头发,王源突然想起昨天的那场心悸,连忙抬起头,抓住王俊凯的衣服,问:“王俊凯,你究竟怎么了,昨天为什么会突然吐血?”
“没事,运功出了意外,别担心了。”
“真的没事?”王源有些不太放心,追问道。
“真的没事,好了,为了庆祝你化形成功,今天去药园弄些你爱吃的吧。”王俊凯宠溺一笑。
“好啊,我要吃好多好多,对了,我还要吃肉,吃海鲜,自从来到天界我都没吃过肉,都怪你弄得菜太好吃了,我忘了肉的存在了。”
“啊?你不是兔子吗?还吃肉?”王俊凯讶异地问,表示世界观受到颠覆。
“哼!谁跟你说兔子不能吃肉,我就要吃,就要吃,本兔子不只是一只吃素的兔子,还是一只吃肉的兔子”王源仰头,小表情很得意“尤其是麻辣龙虾,简直美味,你给不给我吃!”王源嘟着嘴,傲娇地问。
王源化形后的相貌和王俊凯不相上下,尤其是那双滴溜溜的葡萄眼,闪闪发亮,皮肤奶白奶白的,嘴唇嘟嘟的,王俊凯简直要被萌吐奶了,当即表示吃,那必须得吃,让四海龙王呈上更多的小龙虾,吃到撑!
王源开心的蹦向药园,王俊凯在他身后跟着,墨瞳中满了是宠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六)
  “王俊凯,我不想练字!”王源在书案上,手拿着毛笔,白净的小脸上糊着斑驳的墨渍,冲着旁边坐着的专心工作的人大嚷,小嘴嘟的能挂上一个油桶。
王俊凯无奈,只得放下手中公务,将人揽在怀里,抓住他乱动的手。
“你这只笨兔子,要你练字是为了你好,你看,这样,不就好看了吗?”王俊凯握住王源的右手,轻巧的用劲,笔锋凌厉的王源二字在纸上熠熠生辉。
王源缩在王俊凯怀中,红着脸,突然发现自己这样太丢脸了,葡萄眼一转,眼中泛过狡黠的笑意。
王俊凯只觉怀中一轻,眼前就突然出现一只粘着墨迹的肥兔子。但见这只肥兔子两爪沾在砚台上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王俊凯犯下的公务上踩过,又转身跳回王俊凯的怀里,将他干净不染一丝灰尘的天衣点上一朵朵墨梅。正想跳来,却被一只罪恶的手提住。
“王源!”王俊凯提着肥兔子的兔耳,一向有洁癖的他脸都黑了,眯着眼,危险的说:“王源,你皮又痒了?是想被清蒸还是被红烧?”
“王俊凯,你果然还是要吃我,你个刽子手,天啊,我的命好苦啊,呜呜……”王源葡萄眼乘着两大泡的泪,满脸悲痛欲绝的瞪着他,似是控诉王俊凯对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。
“笨兔子!”王俊凯无语的看着他,手点点王源红通通的兔子鼻,被王源乘机咬住,也不将手指拽出来,提着他的兔耳将他抱在怀里,揉着兔脑袋,“走吧,去天池洗洗,脏兔子!”
   “对了,王俊凯,我发现你药园里的蔬菜酿少了两葫芦,一定是老君那个臭老头偷的,你一定要去狠狠的揍他一顿!”
“好,等你洗干净了就去揍他。小脏兔!”
王源兔脸又红又烫,缩在他怀中,乖乖的不再说话,心中泛起了浓浓的甜意,比最爱吃的胡萝卜还甜。
王源没有发现,王俊凯一直泛白的嘴唇变得更加苍白。
    巍峨的宫殿中,流光溢彩的蓝色珠子色彩愈发浅淡,溢出阵阵蓝色波纹,像是最后的哀鸣。
   兜率宫中,太上老君迷蒙眼拿着酒葫芦,翻个身抱着葫芦继续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七)
     王源以为生活会这样继续,他会一直和王俊凯在一起,被他欺负,任他宠溺。
   “王俊凯!”王源被天将压制着,不敢相信这一切,平常像是葡萄一样大大的圆亮的眼睛红的要滴血,他白净的脖子上是缠绕着的如盛开的花一样的魔纹
   “王源,你真的是魔界的人,你来我天界,便是要毁了镇天珠吗?”王俊凯直视着王源悲痛欲绝的表情,苍白的脸上一片冷漠,吐出的话语像是冰渣子一样刺入王源的心。
“什么镇天珠?我不知道,不是我做的!”
“可整个天界只有你一个魔界之人,也只有你进过镇天宫,我原先还不相信,可是只有魔界之人,喝过净水,才会露出魔纹,王源,一直都在欺骗我!”
“净水?”王源一愣,转头看着桌上残留的饭菜,他回过神来,凄凉一笑,“你在试我?”
或许是王源的表情太过凄绝,竟让王俊凯不敢直视,他偏过头,低声说道:“带走!”
“是!”
王俊凯垂着头,一动不动,直到王源被押走,才脱力般,跌下身子,王源化形后,法力更加高强,禁住他的力量,对王俊凯的负担更加重,但是他相信,以王源现在的能力,他不会被制住太久的。
此前,天界发生了规模浩大的震动,整个天界如同天崩地裂,天宫崩塌,天帝发现镇天珠被毁,震怒,众神惶惶。
而天镜查到,只有王源进过镇天宫。
罪魁祸首王源被抓捕,不日将要遭受天界最重的雷罚之刑,九天雷罚,会令所有神仙身死道消,魂飞魄散。毕竟这次灾祸太大,如若镇天珠无法修复,不止天宫崩塌,整个天界都会被毁,天界塌陷,其他几界也无法承受天界崩塌之威,世界将会遭受前所未有的浩劫。
八、
   诛神台上,九九八十一诛神柱化成的锁链缠绕在王源身上,他垂着头,白净的小脸上无一丝生气,嘴角残留着血迹,令他纯净无暇的小脸竟别有一番妖异的美。
  诛神台下的台阶上传来沉闷的脚步声,王源似心有所感,抬起头,看到那道熟悉的深入骨髓的身影,嘴角扯出以前绝对不会在他脸上看到的讽刺的笑。
   “你来干什么?看我什么时候死吗?”
   王俊凯没有回答,他的脸色看起来比无时无刻不在接受着雷电之力伤害的王源还要差。
他凝视着王源,他的笨兔子,那悲伤的眼神不该出现在身上,王源从来都应该是张扬的,充满活力的。
  他看着王源上方重重的雷云,那声响还无疑问酝酿着绝对无法被抵抗的雷罚,离九天雷罚最终成型不远了,他只有这么点时间。
  他掏出镇天珠,王源诧异的看着他手上那颗珠子,与他当初闯入的宫殿中那颗珠子几乎一模一样,差别只是这颗没有了令人目眩的蓝光。随即他盯着王俊凯,惨然一笑。
  “原来如此,你从始至终都不相信我!”
  “王源!”王俊凯望着上方已经成型的雷霆,沉吸了一口气,“对不起!”
  王源闭上眼,不再说话,迎接即将到来的雷霆,这是老天对他有眼无珠的惩罚。
  “笨兔子!”
王源一愣,想睁开眼,却发现怎么也睁不开,他的世界变得混沌,在他意识最后一刻,他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,像是最初他在他怀里入眠时,让他几欲泪流的温暖。
“笨兔子,以后,啃完萝卜一定要记得跑,不是所有人都不吃兔子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八)
最后,天界的浩劫被瓦解,镇天珠重回镇天宫,王源则由老君亲自送还给魔皇,王源,也没有了曾经在天宫中的记忆,虽然他疑惑自己何时拥有的人身,但他父皇母后所有人都支支吾吾编一堆谎话出来,信他们就是傻!不过王源向来活的自在,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再想了,他还是魔界无法无天的小霸王。
太上老君将手上的小奶兔交还给魔皇后,拿出当初得到的蔬菜酿,经此一役,药园被毁,从今以后,再也没有这么好喝的佳酿了。叹了口气,将酒葫芦藏好。

“太子殿下,非要如此不可吗?”
“老君,我知道你的好意,可唯有如此,他才能活下来。”
“劫数啊!你与王源本是镇天珠之灵拖化而生,一体双灵,他千年无法化形,便是当初托生时灵体不足,又非要追随你而去,灵体不足,只有镇天珠之力才可补足,但镇天珠的作用你我皆知。”
“没错,镇天珠的存在,关乎着天界的存亡,可是先天灵体不足后果是什么?老君你不会不知,王源只会渐渐灵体消溢而亡,我绝不能让此事发生!”
“那就能让你用整个天界,来换王源一人的安危?”
王俊凯偏头,瞧着床上睡得像只猪一样的少年,温柔一笑,然后肃容,正视眼前仙风道骨的老人,毅然跪下。
太上老君一愣,斥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“老君,此事引发的后果由我一人承担,我不会让天界被毁的!”
“那你是要毁了自己吗?”
“老君,我知道你关心我,但是我必须这么做,我王俊凯一生从没求过任何人,但我求你,帮帮我。”
老君看着眼前的少年,半晌,叹道:“值得吗?”
王俊凯低头,眼神柔和下来,嘴角的微笑温柔而宠溺。
“您曾说过,是缘是劫,端看个人体会,对我来说,他就是缘。”
老君看着少年眼中的情意,竟再也说不出话来,叹气,转身欲走。
“老君,欲修复镇天珠,惟有九天之雷,毁尽肉身,重炼灵体,那时,你要帮我,将王源毫发无损地送回去,消除他在天界的所有记忆,让他开开心心的,带着我的那一份永远活下去。”
老君一顿,方沙哑回道:“要我做事,没有报酬,我才不干,反正到时候你也不在了,也别说拿拳头揍我了。”
   “放心,我会送两葫芦蔬菜酿到兜率宫去。”王俊凯轻笑。
“才两葫芦,你打发叫花子吗?”
“没办法,王源看药园的蔬菜酿看的太紧,这两葫芦还是趁他不注意藏的,让他发现我把蔬菜酿给你这臭老头,又要和我闹了。”王俊凯语带宠溺,无奈地说。
“哼,就你惯着那只蠢兔子!”老君抹掉眼角的湿意,转身离去。
  王俊凯脸色一正,对着那道白色的影子消失的方向,端正的磕一个头,半晌,周围还残留一句轻叹。
“多谢了,老君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九)
   “小兔崽子,你别跑,你又偷吃凤凰一族的火凤凰果,害你老爹我被人追债,我还抓不住你了我!”
  王源转头,朝着他那气喘吁吁的父皇做了个鬼脸,“父皇,你就别追了,我现在速度比以前快多了,拜拜咯!”
“嘿,这个兔崽子!”魔皇看着王源消失的背影,停下,揉着自己的老腰,叹道迟早要被这个兔崽子累死。
从魔宫逃出来的王源无聊的躺在一片草地上,看着魔界幽蓝的天空,神色沉静下来。
“没意思,就连凤凰果都觉得没味道,啊啊啊!好无聊啊!”
   王源无聊的展腰,突然灵敏的鼻子似是嗅到了一种难以言喻香甜的味道,是胡萝卜的味道,熟悉就像是从前天天都在吃一样。
王源疑惑又惊喜的找寻起来,直到跑到魔泉,嗅到这比别的地方浓郁多了的气味,没有迟疑,纵身跳了下去。
从魔泉穿过界门,王源跌落在一个灵气稀疏的地方,疑惑的抬眼望去,看到一片坑坑洼洼的土地。
药园在千年前的天宫崩塌浩劫后,灵气全部流失,成了整个天宫最荒凉的地方。
王源在这片坑坑洼洼的荒地上,看到了几颗实在是丑陋的萝卜,暗红暗红的,像是营养不良一般焉哒哒的。在往昔这种绝对不会入王源青眼的萝卜,如今竟让王源不受控制的伸手拔出来,送入嘴里,咀嚼着,王源的葡萄眼也不自觉的渗出泪珠,越来越多,直到满脸都是,流进嘴里,心里。

九重天宫之上,紧闭的镇天宫大门被人打开,王源如当初一样,迈腿走了进去,抬眼,看着悬浮着的,耀眼的,比当初还要美丽的蓝色镇天珠。
缓缓转动的镇天珠自王源来后,竟然停了下来,散发着强烈而柔和的蓝光,照耀在王源身上,像是抚慰,又像是推拒。
“喂!我又偷吃了你的萝卜,你不找我算账吗?”王源红着眼,滴溜溜的葡萄眼瞪着镇天珠,哽咽地问道。
蓝光大湛,推拒着王源的力量愈发强烈,但是又像是不舍的伤害他,柔和的包裹着他。
王源终于忍受不住,放声哭了出来,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“王俊凯,你这个混蛋!”
蓝色镇天珠顿了一下,然后缓缓朝着王源飞来,温润的珠子轻轻的蹭着王源被泪水沾湿的脸,像是某个人轻柔地用手擦去他的泪珠。

太上老君远远的望着镇天宫关闭的大门,叹气,耳边似是有遥远的话语传来。
“你不后悔吗?”
“你兔大爷我才不后悔呢!”
“你会永远都是兔子的样子,并且再也吃不到任何美食,不管是胡萝卜,还是小龙虾,我已经没能力帮你做菜。”
“你好啰嗦,王俊凯,没有你的日子,我吃什么都觉得没有滋味,放弃了又如何,况且,失去了肉身,能换回你,再好不过,还有我是兔子的样子不好吗?不可爱吗?你竟敢嫌弃?”
“好好好,你最可爱,天下再没比你更可爱的事物,我怎么会嫌弃。”
“那还差不多,我困了,想睡觉。”
“睡吧,我抱着你。”
“嗯,王俊凯,你要永远陪着我,宠着我。”
“好。”

太上老君端着酒葫芦,眯着眼,慢慢的品着。
他看到那个俊美的男子怀中抱着一只熟睡的肥兔子,温柔的笑着,他们会一直在一起的。